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浅谈家乡


家乡是很温暖的名词,因为这里有一堆伴着我长大的人事物。有能一直怀念的童年,可以为日后无聊的日子添加多几的次傻笑,想着美好回忆会傻笑。为什么是傻笑而不是微笑,因为在小时候,那些笨笨的事情都差不多干完了吧。比如说我和几个小伙伴在在空地上用枯叶取火,然后用旧锅煮沙子,水永远煮不沸。有时候嫌火不够大,还拿杀虫剂来喷火,一道火龙昙花一现,哦,那真的很壮观。对啊,很危险,小时候的胆子大小和童真一样吧。没出啥严重的意外就是好童年啊。



别人听了可能会笑,对我来说,西马就像国外一样。明明都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但感觉差很多,那一边发达,这一边落后;那一边繁忙,这一边悠闲。我是在对比砂劳越和吉隆坡。之前有在柔佛待过几天,因为是在参加亲戚的婚礼,整个行程围绕在婚礼上,也没什么空隙出去走走,走马看花,我不觉得是个容易让我刻骨铭心的经历,那不是旅游。



去了一次吉隆坡后,真的感觉自己家乡的好。那只是去旅游的短短几天罢了,但是我就是很想家,感觉傻傻的,难得出来旅游却想着回家。也许是我不喜欢太繁忙的地方,也许是待的时间太短,体验不到它的好。吉隆坡热,伙食费高,人太多,砂劳越反之。不过说到购物,吉隆坡还是我心中的第一名的。



我喜欢砂劳越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喜欢砂劳越实行自由宗教,还喜欢砂劳越承认统考文凭,纵使我不是一名独中生。所以我是国中生,成为国中生前是华小生,那是很小型的学校,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受到了关注,校长知道每一个学生的名字,学校养的老黄(狗)去世时,老师还带领我们在周会时哀悼一分钟。上了国中,也过得棒棒哒,比较会说国语了,英文应该有一点点进步吧,能够认识很多土著和马来朋友,语言有时不通,但不影响我们的关系,其实比较亲密的还是没有语言障碍的华人朋友。不过有时我看见有些华人还能够和土著们玩得很开心,还能说他们的语言,边交朋友边学新语言,还蛮实际。



有一次,老豆带我们参加叔公的生日宴。我看到那些看起来是好久没见面的叔叔姑姑们,居然口操流利的伊班话在沟通,虽然都会说华语。老豆说以前他老母(我阿嬷啦)有很多伊班朋友,达雅节和华人农历新年时都会成群地去ngabangNgabang意思是拜年。可能他们的伊班话就是那个时候练成的,是他们的童年回忆。




我在砂劳越的古晋,喵喵叫的猫,城市的城,只有名字叫猫城,其实这边也没有能从地方名字中想象的满坑满谷的猫咪。题外话,猫奴住在猫城会有那么一点幸福的感觉?身为古晋人,我还真的不知道古晋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下面提到的,是很随意的古晋人日常,您看过就好。旅人可能还比我了解古晋的好去处。我就觉得,自己都身在古晋了,还有必要把古晋走透?因此,我是不及格的古晋导游。



我觉得kek lapis 是蛮著名的,只是胆固醇很高(有很多蛋黄),家里也不会特地买来吃,所以没有什么好感。那还有什么经济实惠的呢?我想是随处可见的哥罗面吧,可以随便地穿着已经褪色的家里衣到住家附近的咖啡店点一碗哥罗面当早餐,那么那天就会是很舒服的早晨,只是我吃哥罗面的最后几口时会感到特别油腻,这时候可以喝杯茶来解腻。不知道您那边有没有三色奶茶?是一种茶加奶再加小麦草的冰饮,端来的时候还有三层颜色在透明杯子里若影若现,搅匀了喝下,好好喝。其实,古晋还有很多好吃好喝的,不过是我的日常就长那样啊。从小吃了不知道几次了的哥罗面到现在还是在吃着,这个就叫细水长流吧。



我很喜欢周末不用上学的日子,七八点起床,然后就在阳台上坐着提神,没有什么在追赶着我,阳光淡淡的,有时候有薄薄的雾,远处近处都是绿色的丛林。我觉得我是慢步调的人,老天是如此宠爱我才把我生在这个与世无争的地方。古晋有城市,也有郊外,我就在郊外。夜里一点也不安静,虫鸣和蛙叫,猫头鹰奇怪的叫声,还有远处半夜睡不着觉的狗不安的吠声,但我宁愿要这样的声音也不要交通和人群的喧哗和鼎沸。


就是这样。不是说每个人都向往大城市,但也不是说喜欢郊外的像老古板不愿外出看世界。只是看多了,或者时间久了,就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



照片摄于三马丹海滩。一年只去一次海边,为在开斋节时拜访爸爸的马来朋友。海边真的很漂亮。



1 則留言:

  1. 好久沒看到那麼簡潔舒服的部落格了。
    用文字替代了照片,
    卻不斷有畫面在腦中翻起,
    喜歡。

    回覆刪除